病弱母子兩人 生活載浮載沉
  後來同居人阿賢因病過世,撒手人寰。家中大小事全靠玉秀一人打理張羅,然而,為了償還同居人債務,手中積蓄幾乎用盡,也私下向親友借了不少,事後也沒能力償還,久而久之親友也漸行漸遠,不願再與玉秀往來。少了阿賢這個經濟支柱,身邊也無親友幫忙,玉秀與養子如同大海裡的浮木,日子過的載浮載沉,玉秀無助地說:「我自己身體又不好,平時在菜市場賣菜賺得有限,孩子年紀也還小,少了阿賢,明天真的不知該怎麼過下去…」
再次負債的重擊
  從小環境艱辛,養子阿斌因少不更事一心想賺錢,於27 歲時財迷心竅簽賭欠下大筆債務,玉秀奶奶將私房錢還部分債務,阿斌自己努力還了一年多,由於債務缺口太大,實在無力償還,養子便自己離開家鄉,後續的工作也沒有很順遂,常常青黃不接,當時玉秀奶奶認為自己還有工作能力,每月還固定匯款給在外地的養子。

媽媽病了 全家關係陷入谷底
在民國100 年後,阿斌發現媽媽慢慢無法生活自理(如:出了門找不到路回家、到處隨意大小便),看診後發現媽媽罹患中度失智癥,便將媽媽接到豐原就近照顧,那時阿斌才剛新婚,初期媽媽還能溝通,但隨著媽媽失智癥狀日益明顯,不管媳婦如何對待都不滿意開始爆粗口責罵,讓養子阿斌夾在中間很為難,漸漸無法跟母親溝通,開始不斷的爭吵,而媳婦從懷孕開始便有憂鬱現象,生產後,便回娘家坐月子就不願意再返家。
  對阿斌來說,一位是從小拉拔長大的至親,一邊是情感的依歸,每天夾在中間不知如何是好,連帶影響做生意的情緒,收入更不穩定,因為太太離家自己也沒辦法好好照顧母親,蠟燭三頭燒的狀況至今仍不堪回首。
龐大的金錢缺口,就像沙漏,怎麼都補不滿
  養子阿斌也分享:「玉秀媽媽對這位沒有血緣也沒有法律關係的兒子,付出青春及所有積蓄,現在該回饋媽媽的時候,只要能力範圍內許可,也想要給媽媽最好的。在失智照護上,對坊間的機構設施及照顧方式略有耳聞,擔心媽媽目前失智的狀況到別處會被欺侮,而心佳家屋的夥伴對待媽媽的方式與包容,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樣,也堅信媽媽留在家屋才能得到最好照顧,讓媽媽能安然度過晚年…」
  然而,阿斌目前除了要養家還要負擔前妻兒子的教育費之外,其微薄的薪水,根本不敷支應媽媽的龐大照護費用,每天睜開眼睛就需要用錢,龐大的經濟壓力,就快要壓得快喘不過氣了…
  您的幫助,能讓這樣好的照護系統幫助更多失智癥長者,永信社會福利基金會邀您一起為失智癥長者籌募照護經費,給家人最好的照護。

回文章列表